【陈情令】《忘羡》晨练

  他对他说,接下来的日子,他都会陪他度过。


  他对他说,无论他想做什么,他都会陪着他一起做。


  于是这一天,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,鸡啼没有多久,魏无羡就被蓝忘机从美梦中给摇醒了。曾经都是恶梦伴身的他,不知道从何时开始,他不再惊中坐醒,不再往事种种。


  “唉唷⋯⋯你干嘛啊蓝湛,这不是还没太阳晒屁股嘛,你叫我起来要做什么啊?” 魏无羡无奈地卷着被子,眼睛连睁都不想睁开。


  “晨练。” 蓝忘机简明扼要地道。


  “你说什么?晨练?怎么可能,我这么懒的人⋯⋯哎呀⋯⋯” 话还没说完,魏无羡整个人已被拉离开了温暖舒适的床。


  蓝忘...

【琅琊榜】《靖苏》倾尽天下 20

前情提要:19

20


  记忆中,萧景琰去过很多次天牢。


  那年祁王萧景禹因赤焰一案遭诬陷谋逆而锒铛入狱,自那之后,萧景琰便只有在天牢之中,才能得见他向来景仰的皇兄一面,他曾苦苦哀求,极力辩护,到最后却仍换不回那渺茫的一线生机。


  所以他痛恨天牢这个地方,然而却又不得不来到这个地方。


  萧景琰摒息地走过一间间阴暗的牢笼,寂静的四周只听得到锁链挪动的哐啷声,所得见的,是一个个落魄潦倒,惨不忍睹的模样,他每走一步,双脚就有如绑着沉重的铅块般艰巨。


 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走了多久,而就在他快要到达目的地之时,忽然间,...

【琅琊榜】《靖苏》倾尽天下 19

前情提要:18

19


  梅长苏就这样缓步地走入了大殿中央。


  此刻大殿之上静谧无声,居下的重臣们似乎也屏着气息,目光随着他的身形移动,而对方此番的自投罗网,令每个人的脸上无不是写满了不可置信般的惊愕,彷佛画面停止,尽皆愣在了当场。


  就连向来亲近的蒙挚也大感意外,脸上布满了焦急的神色,却懊恼自己只能安静地立于一旁,什么忙也帮不上。


  萧景琰一语不发,脸色变得更加的沉冷,彷佛对方的每一步,都沉重地踩踏着他的心口,凿空了他的意念。


  梅长苏恍如视而不见,他走到阶前,随后低身行跪拜礼。...


【琅琊榜】《靖苏》倾尽天下 18

前情提要:17

18


  夜幕低垂,已入三更,但萧景琰仍然没有回到自己的养居殿,而是留在暖阁里。


  月光微弱,零星黯淡,偌大的园子里,仅剩一点盈亮落下,让本是静谧寂然的空间似乎更增添了几分萧条,萧景琰在门前不知站了多久,却似乎没有一点想要移动的迹象。


  脑海中的离人依旧,令他不禁想起了对方临行前的一番话语。


  那日在启程之际,小殊不明所以地向他询问,道:「景琰,你可知道皇室宗法,是否可改?」


  他一听,不由得一愣,却也坦言答道:「为何有此一问?皇室宗法早已深根固蒂,改之不易。但毕竟是前人所立,所...

【琅琊榜】《靖苏》倾尽天下 16~17

前情提要:16

16章被屏蔽因此外连。

17


  翌日,天才方亮,梅长苏人便起来了,然而他起床的时候,萧景琰已坐在窗门外的长廊下,一派沉静地望着外边的曙光微晕,置身在清晨凉爽的氛围之中,任由着清风拂面,就连他走到了身后,对方也似乎浑然无所觉。


  他无声地走到了对方面前,缓缓地坐下。


  看着一夜无眠,眼睛有些发红的眼前人,梅长苏忍不住伸手轻抚对方有些憔悴的脸,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。


  见对方微皱着眉,萧景琰反而率先发话,道:「你醒了。」


  想起前晚的粗暴对待,他心疼地来回轻揉那拧住的眉间,似乎想尽...

【琅琊榜】《靖苏》倾尽天下 15

前情提要:14

15


  而自从梅长苏与麒麟之事在京城传开之后,萧景琰就再也没有上过早朝,在他还没有做好准备之前,他知道一旦面见群臣,便是永无止尽的劝谏与请求,他也知道,即便有人想替小殊作保,如今恐怕也再无时机。


  更何况若然把天下百姓拿来做筹码,他又岂能不妥协?


  翻着一卷又一卷的折子,萧景琰的耐性彷佛被时间一点一滴地消磨,竟有些心浮气躁。


  这时,门外列战英一脸凝重地前来晋见,萧景琰一见对方,便急着问道:「状况如何了?」


  列战英依照惯例行跪拜礼,正欲低头陈述:「启禀皇上……」...


【琅琊榜】《靖苏》倾尽天下 14

前情提要:13

14

  就在东窗事发的隔日,梅长苏接到了萧景琰从宫里捎来的讯息,要他这阵子就待在梅宅哪都别去,尤其更不能进宫。


  眼下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俩身上,即便梅长苏行事低调,宫里实际上知道他存在的人并不多,但此番消息走漏,无疑是有心人渲染的大好机会,何况这等无端的空穴来风,更起人疑窦。


  午后,梅长苏独坐在他心爱的软垫上,一杯茶一杯茶地饮下肚,手里还握着一本书册,时不时地翻阅着几页。他不由得细想,本想再见景琰一面的念头虽遭到打乱,但仍不足以成为他止步不前的挡脚石,若说如今的他能为景琰做些什么,大概也就只有离开一途了。


 ...

【琅琊榜】《靖苏》倾尽天下 13

前情提要:12

13


  顷刻间,本是谈笑风生的地方一下子变得静谧严肃,在场的人皆不再说话,而蒙挚更是少有的怒火中烧,一双急欲发作的拳头握个死紧,但在盛怒之下,仍不自觉地觑向一旁始终毫不表示的梅长苏。


  终于,他再也忍受不了如此虚伪的平静,率先打破沉默道:「小殊,你怎么看?别不说话啊。」


  梅长苏缓缓地闭上眼,彷佛没有听到一般,很快地便陷入沉思。


  蒙挚见状,知道小殊此时不宜打扰,又转向黎纲,接着问道:「还有什么消息?江左盟难道没有更准确一点的吗?譬如说是谁在城里散布谣言,妖言惑众,又是谁,本事倒不小,居然能把脑筋...

【琅琊榜】《靖苏》倾尽天下 12

前情提要:11

12


  萧景琰到的时候,梅长苏已然在原地睡着了。


  当他进到房中之时,却见本该有人的床上竟是空荡荡的,心下纳闷,四处一寻之后,在窗门的另一边发现了他所熟悉的身影。


  萧景琰悄然地走至对方身旁,见一双长长的羽睫不住颤动,似是睡得不甚安稳,忍不住蹙起了眉,没有多想地便低身将人抱了起来,转而进屋,将人安置在床榻上。


  然后他又替他盖上了被褥,习惯性地将人裹个严实,彷佛深怕对方着凉似的。


  萧景琰在原地不知道待了多久,终于像是看够了,满足了,于是转身即欲离开,不料一步迈开,衣服已被人紧紧地拉住。...

【琅琊榜】《靖苏》倾尽天下 11

前情提要:10

章三/诡谲

11


  到了端阳节的这一天,街坊小道上一样是人潮汹涌,来往的马车商旅,返乡的异客游子,彷佛皆为了此等佳节,共同齐聚在这广大的金陵城之中。


  梅宅自然也不例外,一大早黎纲便嘱咐着下人清扫宅内环境,整理庭院的花花草草,在不扰人清梦的节奏下,逐一按部就班地布置。


  飞流今儿个也起了大早,之后也丝毫没有闲着,除了又往院子里折了几朵花四处装饰之外,他也大显身手地飞越游走在宅内各处,认真地在屋子门口悬挂起做工精致的艾草包。


  而吉婶正在厨房里一边哼着小曲儿,一边忙着炊熟他所包好的粽子,不一会儿便...

【琅琊榜】《靖苏》倾尽天下 10

前情提要:09

10

  入夜后,偌大的暖阁里静得可以,竖立一旁的屏风上映着两道几乎重迭的身影,一动也不动地,彷佛谁也不愿意率先破坏此刻勉强筑起的祥和。


  萧景琰就这样紧紧地抱着,完全不给对方丝毫挣脱的机会。


  而梅长苏起先有些略微抗拒,却因为对方的强硬里带了些许忍让的态度,让他一瞬间软下了与之抗衡的脾性,渐渐收起了本来满身是刺的状态,任由对方如此的贴近自己。


  「小殊。」终于打破沉默,萧景琰伸手轻抚着对方颈后的发,在对方耳边诚恳地道:「我知道你心中介怀的是什么,但这件事不只是为了你,你该知道的,如果你有了什么万一,你觉得我还能像...

【琅琊榜】《靖苏》倾尽天下 09

前情提要:08

09


  「宗主!」

  「苏哥哥!」

  

  一见梅长苏剧烈咳了起来,黎纲赶紧奔上前探视,而原本躲得老远的飞流,也闻声冲了上来,将人一把扶住。


  看着对方如此难受,两人顿时露出一脸不知所措的样子。


  而这时一直冷眼旁观的蔺晨终于有了动静。


  他叹了一口气,无奈地起身道:「你们别急着哭丧着脸,先把他扶到床上躺下吧。」


  两人于是跟着照做,在闹腾了一阵之后,梅长苏总算恢复平静,很快地便陷入沉睡。


  蔺晨虽已诊视完毕许久,却是一句话也没说,原本一派轻松的惬...

  1/2